【丹枫】王三姐告状(小说)

笔名哲理散文诗2022-04-19 11:46:341

一、晴天霹雳

这是一所省委省政府所在地大学校园,这所大学的全称叫晋城电子工程学院。晚饭后,一个男生从住宿楼外的公厕里慌慌张张地跑出来,大声喊叫:“不好了!杀人了!死人了!”他边喊边往学校治安室跑。

“别急别急,慢慢说,怎么回事?”值班室的老黄问。

“死……死人了,在厕所。”报案学生气喘嘘嘘地说。

老黄立即和报案学生一起来到厕所。只见离三号蹲位不远处,一个男生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鲜血染红了他的整个上衣。老黄立即掏出手机给110打电话。

厕所周边已围满了人。公安人员立即疏散了人群,并封锁了现场。经法医检查,死者身中八刀,其中致命的一刀刺入心脏。经警官的深入调查,案件很快有了重大突破:死者名叫王强,现年21岁,是在校大二学生;凶手也很快前来自首。凶手叫赵小虎,20岁,也是在校大二学生。

当晚,在红军东路派出所,所长杨健亲自对赵小虎进行问话:“姓名、年龄?”

“赵小虎,20岁。”赵小虎坐在特制的椅子上,仰起脸回答。

杨健:“说说经过。”

赵小虎:“吃完晚饭,我去厨房打水,王强也在打水,他临走时竟然把水洒到我身上了,我让他认错他不肯,还说什么不是故意的,不是故意的就不认错吗?我就给了他两巴掌,让他长点记性。后来我上厕所,恰好他也在厕所,我再次让他认错他还是不肯,为了让他长记性,我又给他两巴掌,可那小子竟敢还手,我就掏出水果刀捅他几下,谁知那家伙不经玩儿,就死了。事情就这样。”

杨健看一眼身边的记录员胡敏,胡敏拿着记录走到赵小虎面前:“看看是否有误,如果没有,在这里签上你的姓名。”

赵小虎很快签完字,然后站起来举起戴铐的手:“把这个打开,我明天还要上课。”

杨健微微笑了一下:“那不行,得法院判了才能打开。”

赵小虎红着脸吼道:“不放我你别后悔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杨健问。

“你知道我爸是谁吗?他是省委纪检书记赵刚!”

“你爸是老天爷也不行!带下去!”杨健的话音刚落,就来俩武警押着赵小虎向后面走去。

“你会后悔的!”赵小虎边走边回头吼叫。

得知小虎出事被抓,邓晓敏立即给丈夫打去电话要他回家来。

“现在说后悔话有什么用呢?你说是我惯坏的,我说是你宠坏的,管用吗?”赵刚拦住妻子的话头接着说:“故意杀人是要判死刑的,明白吗?现在当务之急是救人!”

赵刚的妻子邓晓敏是红军路公安局党组书记、副局长。她觉得丈夫的话是对的,但事发突然,搅得她手忙脚乱,一时不知从哪里入手。她起身给丈夫的茶杯加点水,然后又回到沙发上坐在他身边问:“怎么救?”

“听说小虎已经投案自首了,自首是可以减轻处罚的;不知道口供录得怎么样。如果小虎的口供说是俩人在撕打中无意伤到受害人,问题就好解决了。”赵刚喝口水,情绪渐渐地平静下来说。

“那好,明天我问问。不过,听说东路派出所所长杨健是个硬头瘪子,原则性很强,很难对付。”

“为什么要等明天?时间越早越好。”

“你看看时间,不让人休息呀。”

赵刚抬头看看座钟,已经是凌晨零点零八分了。

“天快亮了,大娘您别再哭了。”在学院校长办公室,周校长对王强的母亲何怡秀说:“您这样哭也没用啊,你们还是先把王强运回去,早点入土为安。再说了,这件事不可能就这样不了了之,公安人员正在调查取证,你们要为王强讨要公道,还有很多具体事要做,您说是吧王老师?”周校长说着看一眼王强的父亲王振声问。

“是呀,爸,妈,周校长说的对,我们还有很多具体事,不能这样耗着,我们还是回去吧。”女儿王静也在劝说。

王振声是市八中的教师,再过两年就该退休了,老伴何怡秀是市十四小的教师,刚退休,女儿王静硕士毕业,在市《都市报》工作,一家四口,其乐融融。儿子的遇害,对这个家庭无异于晴天霹雳。听完周校长和女儿的话,这才长长地叹口气,缓缓地站起来,与女儿一起搀扶着全身瘫软的老伴慢慢地离开校长办公室。

早上七点多,杨健刚从车库里推出摩托准备上班,忽然一辆轿车停在车库旁,抬头一看,从车上下来的是邓晓敏,他皱了一下眉,但还是很快将摩托扎好,笑着迎上去与她握手:“邓书记好。怎么有空儿到我这里来?”

“怎么,不欢迎啊?”

“欢迎欢迎,屋里坐屋里坐,邓书记请屋里坐。”杨健抬下手说。

“什么邓书记啊,以后叫我大姐好了。我就不到屋里了,大家都很忙。我来呢就两件事,一个呢,知道你们所办案经费不足,我已经通知财务上给你拨去了50万,特来跟你说一声;一个呢,知道你最近想购房,手头有点紧。”邓晓敏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过去:“这里有点钱,你先用着,不够再跟我说。”

“不不不,这个我不能要。你给所儿里拨的办案经费我这里先谢了,这个我真的不能要。”杨健说着就把卡往邓晓敏兜里塞。

“怎么,还跟姐客气呀;这年头儿谁还不遇到点困难?拿着,就当是姐借给你的,将来有了再还我不就行了?拿着拿着。”邓晓敏说着再次把卡塞在杨健手上,然后匆匆离开驾车而去。

二、艰难上诉

赵小虎杀人案件并不复杂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对赵小虎杀人案提起公诉,红军路朝阳区法院一审判决:赵小虎犯过失伤害罪,后果特别严重,判处其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。赵小虎服判,表示不上诉。

但被害人王强的姐姐王静对这个判决强烈不满。她认为,王强身上连中八刀,不存在“过失”而是“故意”;特别是在法庭审理时,出现了被告的两份原始口供,这是明显的执法犯法;更何况,赵小虎在答辩中也没否认自己故意杀人。自古杀人偿命,为何缓期执行?于是,她再请汪洋律师,向市中院提起上诉,要求对赵小虎立即执行死刑。

王静,三十多岁,在堂姐妹中排行老三,所以,熟人都习惯地叫她三姐。三姐的父母是已经退休的老教师;她有一个幸福的小家庭,丈夫是大禾县政府公务员,她本人是《都市报》的记者,他们有一个可爱的宝贝女儿,刚刚两岁多。弟弟王强的不幸遇害,对这个还算幸福的家庭来说,无异于晴天霹雳。

就在三姐提起上诉的时间段内,邓晓敏也没闲着。这一天,她在鸳鸯楼大酒店特请刘铎、周建刚、邓娟和朝阳区法院院长张秉诚吃饭,商量下一步棋怎么走。

“小虎的案子让你们操心了,来,我代表老赵敬你们一杯。”邓晓敏微笑着举起杯。

“为被告作无罪辩护是律师的职业道德,我也是作了我应该做的事;要说操心,周所儿还真操心了。”赵小虎一审辩护律师刘铎喝完酒受宠若惊似的说。

“要说小虎这个案子吧,张院的压力最大;那个汪律师不知从哪里弄来小虎的原始口供,这就出现了两份原始口供,关键是看法院采信哪份材料。”周建刚看着张秉诚说。

“我采信的是检察院提供的口供。不过,庭审现场出现两份小虎的原始口供,这的确是个很大的漏洞。”张秉诚看着邓晓敏笑一下接着说:“关键是邓书记第一步棋走得好,把东路西路两个派出所长对调一下,调虎离山,那个杨健有劲儿也使不上。”张秉诚撕一张餐巾纸擦擦嘴说:“如果没有小虎的第二次口供,那我们只能公事公办了。”

“来来来,喝酒喝酒。”邓晓敏边倒酒边说:“其实吧,杨健那人还是很不错的,有个性,原则性很强,我就喜欢他这一点。他的工作调动,局里早就定下来了,只是没发文儿。现在正赶上小虎出事发文儿,不了解内情的人,还以为我有意这么作的。唉!我也是有口难辩啦!再说了,两次口供的内容也差不多,大家想啊,两个人打架,哪能不互相拉拉扯扯呢?你说是吧张院?”

“是呀,根据现场推测,俩人肯定是你一拳我一掌互殴。”邓娟接过话头说。

“话是这么说,但法律主要是讲证据,证据不能靠推测,两份口供区别还是很大的。在法庭上你们都看见了,小虎那个脾气够倔犟的。王静这次提起上诉,我们还是要有思想准备,不可麻痹大意。”张秉诚的语气很严肃。

“呃……”张秉诚的话让邓晓敏的大脑好半天拐不过弯来,最后想了想说:“我听说汪洋拿的那个口供是杨健后来伪造的;大家想啊,案发是9月14号夜晚7点多,当天夜晚口供就出来了,他杨健就不休息?有点不合常理呀!建刚,你去把这个事调查一下。”说完,邓晓敏微微笑了笑。

“是的,是不太合情理。”邓娟附和着说。

“好啦,喝酒喝酒,不说这个事了。今天请你们来呢,一个是感谢你们,还有一个,我们家老赵说了,你们几个如果有什么困难,说出来他愿尽力帮助解决。”说到这里,邓晓敏看着张秉诚问:“嗳,张院,听说张萍大学毕业一年多了,工作还没落实好?这样吧,如果不嫌我们庙小,明天让她准备好个人资料,直接来找我好了。”

“嗳哟,那我替女儿先谢你了!”张秉诚说着拿过酒瓶给邓晓敏倒杯酒,然后站起来接着说:“我借花献佛,敬你一杯!”

“来来来,大家共同干一杯。”邓晓敏也站起来说。

天气一天比一天冷,小雪花随着呼啸的北风在空中飞舞着,盘旋着,渐渐地变大了起来。

在漫长的等待中,三姐终于等来了结果: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三姐不服,决定再请律师向省高院提起上诉。

这天夜晚,王静在红军路一家大排档特请汪洋、杨健和胡敏吃饭,共同商量如何上诉问题。但是,让王静意想不到的是,客人只来了汪洋和胡敏,杨健不知何故正在接受组织调查。

“来来,汪律师,小敏,先喝一杯暖暖身子。”王静倒完酒端起杯说。

“王姐,你真不该花这个钱,为你弟的案子,你已经跑了不少路,花了不少钱了。”胡敏咂了一点点酒,放下杯子说。

“你看,这哪里像花钱啦,家常菜,普通酒。”王静用筷子指指桌面接着说:“嗳,我说小敏,杨所儿出了什么事接受调查呀?”

“我估计可能与赵小虎案有关。”汪洋接过话头说。

“不是可能。9月15号上午,杨所儿在办公室对我说,邓晓敏给他20万的银行卡,他刚追去还给她了,下午他的调令就到了。后来,就在王姐向中院提起上诉不久,杨所儿就被检察院的人带走了。他们就是想撤换赵小虎的原始口供,掩盖事实真相,这是明摆着的事。”胡敏分析说。

“这样看来,他们是铁了心了。王静,我看你还是接受民事附带赔偿吧,别再提起上诉了,我们斗不过他们。”汪洋心有余悸地说。

“不,我一定要上诉。还请汪律师多指点。”王静肯切地说。

“这个案子的核心罪证就是赵小虎的原始口供。从他口供傲慢的语气中不难看出,这里没有任何刑讯逼供的嫌疑,他已经承认他就是故意杀人。邓晓敏之所以对杨健下手,原因就在这里。”

冬天过去了,春暖花开的季节,并没有给三姐的心带来暖意。在又一次慢长的等待中,等来的仍然是冷冷的八个字: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在反复的伸诉过程中,三姐才知道,原来赵小虎的爸爸是省委纪检书记赵刚;赵小虎在服刑的监狱里,早已穿上白大褂,当上了狱医。

三姐愤怒到极点,她不相信正义战胜不了邪恶,这个弱女子决定要与那个国家高级干部搏一搏。

三、另辟蹊径

道德是软件,没有评判标准和依据,只能靠人心中的共识和社会與论;法律是硬件,有评判依据,靠的是事实证据。三姐为弟弟遇害后遭到不公判决而四处奔波,试图走法律程序对凶手予以严惩,还弟弟一个公道,但是,她的所有努力都无法改变这种不公平、不公正的现状。

三姐是记者,她改变了通过走司法程序的路子,因为法律掌握在有权人的手里,权力之间的官官相护,是三姐这等小人物改变不了的现状;她计划通过與论唤起社会的同情,向对方施压。

从案件发生至今,已经接近四年了,尽管三姐四处投诉、而结果还是老样子。这一天,《都市报》出版前,三姐与同事商量后,在副刊的后面接着增加了一页增刊,增刊的主要内容是三姐亲自撰写的长篇通讯《赵小虎杀人的前因后果》通讯。这篇通讯的内容非常清晰,即以事实为依据,以法律为准绳,据理力争。

效果好得出奇报纸发出后不到一天,从省城到其下辖的11个县、区的书店、报亭全部告罄。而另一方面,从市公安局到市中院,从省高院到省高检办公室的电话快要被打爆了,质问之声不绝于耳,责骂之声时有发生;特别是省委办公厅的电话,后来根本没人敢接。

《都市报》总编知情后,立即下令收回库存,可惜为时已晚。

三天后,总编张宏扬把三姐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问:“我说王静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“宣传法律常识,藉以提高人民的法律意识,怎么,不对吗?”三姐的语气很平和。

“经过总编审稿了吗?”

“时间来不急……再说了,又不是什么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不当言论。”

女性癫痫病如何治疗比较好
为什么熬夜会导致癫痫发作
西宁癫痫医院